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支点杂志 > 诺奖得主马斯金:对付污染最好的方式就是征税

诺奖得主马斯金:对付污染最好的方式就是征税

 

埃里克·马斯金(Eric Maskin),被誉为“当今国际经济学最受尊敬的经济学大师”,他在现代经济学最为基础的领域里作出了卓越的贡献,包括公共选择理论、博弈论、激励与信息理论。2007 年,他被瑞典皇家科学院授予诺贝尔经济学奖,表彰其在“机制设计理论”方面所作的贡献。

如今,马斯金担任美国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教授。在这之前,他曾在哈佛大学经济系任教 16 年,在麻省理工学院经济系任教 8 年,培养了一大批活跃在世界各地的一流经济学精英。

“我并不认为 6.5% 是个非常重要的目标,没有必要过分担心短期的经济增长问题。如果为了经济长远的发展,当下需要做一些改革,那就应该直接去做。”马斯金接受《支点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非常看好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,认为中国经济会越来越有力。

 

市场是好的,但并不能提供所有东西

 

《支点》:您获得诺奖是2007年,也是金融危机开始的一年,您觉得是什么导致了这场危机?

马斯金:主要原因是缺乏对金融市场的适当监管。在危机爆发前,决策者没能充分监管金融市场,危机爆发后,货币政策做了适当的宽松,但是财政政策却没能保持足够的宽松。

《支点》:过去30多年,中国市场化改革是一个去中央计划并构建市场机制的过程。这和机制设计理论是否相符?

马斯金:机制设计理论的大意是,信息本身是去中心化的。政府需要得到全面的信息来做好的决定。它的一个重要目标是,要解释何种制度或分配机制能够最大限度地减少经济损失。因此,机制设计是一种通过获取你需要的信息来做出好的公共决策的方式。信息可以通过市场获取,也可以通过其它方式获取。

中国过去三十多年的改革是非常成功的,也正因为这样,才造就了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。现在我担心深化改革能否顺利推进,从长远来看,改革迟缓显然对中国经济是不利的。

当然,市场是好的,但它并不能提供所有东西。比如,清洁的空气是一个公共产品,它并不能通过市场来提供,它需要通过一些其它机制来提供,其中就要有政府的参与。

《支点》:您的机制设计理论为政策决策者提供了哪些可供参考的原则,以使公共政策达到社会目标和个人目标的一致性?能否给我们举个例子?

马斯金:我以地方政府官员来举例回答。地方政府官员想提升社会福利,但这并不是他们关心的唯一目标。除此之外,他们对晋升也十分关心,这就意味着他可能有这样一种动机去推进一些政绩工程,即使这些工程从成本效益的角度来考虑并不是很好。

因此,在设定一些考核机制的时候,就要将一些相关因素考虑进去。为避免推进一些“好大喜功”的项目,政府一开始就应该对开支进行限制,控制成本,确保公共项目确确实实能够对社会有益。

 

给予民企合理的回报

 

《支点》:近年来,PPP模式在中国得到大力推广,您怎么看?

马斯金:PPP 模式对中国来说,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推行办法,在中国的一些重要基础设施,包括地铁、高铁、水务系统、公路,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,将来很有可能在其它行业也发挥重要作用。

PPP 模式中民营资本成分非常重要,它应该是真正的民营资本。民营企业以提高效率、减少成本为目标,国企有时候并非如此。要解决这个问题,就要进行国企改革,但这并不是一蹴而就的,需要循序渐进。

《支点》:这种公共部门与私营部门共同参与项目建设的模式,您认为其优势在哪里?

马斯金:在非常大的工程和项目中,公共部门可以承担私营部门所不能承担的风险;其次,由于项目涉及到公共产品,公共部门的参与能够确保充分地提供这些公共产品,使所有人受益,也可以确保这些公共产品能够得到财政支持。一般来说,政府在开发或运营方面缺少专业知识,民营企业参与的优势就在于能够提供这种专业知识。

《支点》:那么,该如何激励民营企业主动参与到PPP项目中去呢?

马斯金:激励民营企业加入 PPP 项目的秘诀,就在于给予其合理回报。因为民营企业有可能会担心他们承担的风险太大,所以有时参与积极性不是很高。如果想要推行一个 PPP 项目,政府首先应表明,较大的风险由政府来承担,这样的话,民营企业家在风险方面就不会有过多的担心。具体的方法,比如说,可以在推行 PPP 项目的同时,建立类似保险的机制,这样民营企业家就不至于担心风险太大带来破产的可能。

 

政府扮演两种角色

 

《支点》:政府在市场中应该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?

马斯金 :我认为政府主要扮演两种重要的角色:一是公共产品的提供者。市场无法提供某些公共产品,比如,刚才提到的清洁空气等与环境有关的产品,还有基础设施等等,政府有提供这些公共产品的责任;二是市场规则的制定者。这在金融市场上显得非常重要,像 2008 年发生金融危机时,政府制定的规则就尤为重要。

《支点》:经过30多年市场化的改革,中国还有哪些机制需要完善?

马斯金:很重要的一个就是环境领域的机制。中国目前还在大量使用化石燃料,虽然它最终会转向使用清洁能源,但目前中国还没有建立一套有助于完成这种转变的机制。我认为,在这方面,最简单的机制是征收碳排放税。

 

教育是最好的投资

 

《支点》:多年前,您认为不平等可能是一种暂时现象:当教育水平提升,改善低技能工人的培训之后,我们就能从理论上预期他们的收入可以赶上高技能人群。但现实好像并非如此。

马斯金:中国在对低技能工人提供教育和培训方面,做得还远远不够,所以,不平等现象的加剧并不令人惊讶。

解决不平等问题,教育是最有效的方式,尤其是农村地区的教育。只有教会生活在农村的人技能,他们才能提高自己的收入水平。

目前,中国教育的不平等问题也很严峻。这是个可以解决的问题,并且也是政府应该负责任的问题。有一些国家做得比较好,比如法国,即使是在非常边远的地方,那里的教育也是非常好的。

《支点》:您有没有算过,对于像中国这样的国家,政府在教育上投入多少钱是合适的?

马斯金:我认为,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讲,无论需要花费多少,教育都是最好的投资,投资在人身上是最好的形式。

 

解决污染最好的方式是征税

 

《支点》:您认为,中国过去30多年的成功可以归功于出口。但低层次的制造业也带来对环境的破坏。那么,这种成功是否可持续呢?

马斯金:中国如果要实现可持续发展,必须解决污染和不平等问题。

《支点》:污染是当下中国亟待解决的一个问题。从您的观察来看,中国应如何在环境和发展之间取得平衡?

马斯金:我们刚才讨论过碳排放,那是一种污染,也有其它形式的污染。我认为对付污染最好的方式,或者说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征税。

征税可以一步一步来,比如说,以一个比较低的税率开征,然后慢慢提高税率,这样大家就有时间去适应。对于污染企业来说,他们就有时间换掉旧的设备,引进更清洁环保的设备。

《支点》:您认为中国经济增长的下一个引擎是什么?

马斯金:中国正大力投资的绿色科技。

 

中国经济会越来越有力

 

《支点》:中国目前正在大力推进“去产能”等结构性改革,如何平衡这些改革与经济增长的关系?

马斯金:我认为,经济发展中不平衡和低效率的要素被清理得越快,长远来看,经济形势就会越好,没有必要过分担心短期的经济增长问题。如果为了经济长远的发展,当下需要做一些改革,那就应该直接去做。

《支点》:您对中国经济的预期是怎么样的?长期看,中国经济还能持续成为世界经济的动力之一吗?

马斯金:我认为中国经济会越来越有力。长远来看,中国经济的前景是非常好的。

文章原题为: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马斯金:对付污染最好的方式就是征税

推荐 5